朱雀战纪 37 四神遗物

那一刻,她的冷酷的心也在冥想中迷失了。她记得前一天晚上她见过的场景。那时,她没有误读。这不是月光。躺在夜晚的三井确实发出轻微的金色光芒,他的前额确实闪耀着佛教的铭文。

显然,十指的指尖都伸出尖锐而坚硬的指甲。四肢突然变得强壮,身上的衣服被打破,脖子后面略微弯曲,像半个男人和半个野兽。随着形式的变化,千粒魂火更加繁荣。

突然间,整个人消失了,只听到一个声音,就像一把隐藏在风中的剑。三井举起手,手掌是金色的。 “窒息”一声巨响,比如战斗。千的尖锐的爪子击中了三泾的手掌,在金色的光线前停了下来,仿佛有铜墙和铁墙,阻挡了万军的力量。他的眼角略微跳了一下,发出一声深深的吼声,阴影闪回三井。

“呛”三井略微侧身,并用另一个手掌挡住锋利的爪子,看上去自由,古老无波。

成千上万的化身,无数血色的人物袭击了三井。三井仍然处于状态,双手伸得非常快,就像一朵盛开的千瓣圣莲花。在如此快速的收藏中,三靖的表情仍然平静,轻轻地呼吸,仿佛操纵着一双不属于自己的双手。

靛蓝被搅成云朵,金色交织成网,而动力如同彩虹,而坚如金汤。双方势不可挡,斗争难以理解。但经过长时间的战争,我们仍然可以看到高低,千人的速度已经放慢,呼吸稍微快一点,而三静仍然平静,没有半疲惫的迹象。

恶魔族的最大优势是速度,而靛蓝中恶魔的速度和闪电一样快,但在一轮猛烈的攻击中,三靖仍然是无懈可击的。

“那个恶魔族似乎不那么强大。”随着三井的盛行,红瞳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不强?他可以用一根手指掐死你。你认为六阶怪物是个玩笑吗?在我看来,魔剑楞的力量甚至比唐倩妍强,但这次,僧人也是一个难怪鬼鬼都想要四神的遗物。你可以从僧侣身上看到,在发挥朱灵的力量之后,他可以完全统治一方。上帝叹了口气。

“这四个神灵的遗物?就这样,四个神已经.”红瞳犹豫着说话。

“传说四个古代神灵,青龙,白虎,玄武和朱雀,已经死了。”这一次,他平静地说,“很久以前,僧侣们发现他们突然感觉不到四神的力量。天堂没有对此作出反应。相反,他们向世界投掷了四个神,即蓝龙规模,白虎齿,玄武盔甲和朱灵。在他们所包含的神力的帮助下,寻求他们的僧侣们开始他们的教派,并最终成为今天经过几次演变后的四个教派。僧侣们发现虽然他们仍然可以使用众神的力量,但他们的力量还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。有些人认为世界上不存在四个神,四个神只是四神的遗物。

不到十分之一?但那太可怕了。很难想象古代四神将会变得更强大。

“正是由于四神的巨大力量,他们不能落入邪灵的手中,否则他们肯定会流入河流,为生物炭火。”寒冷的心深深地叹了口气,低头看着三井,被云下的各种灯光所包围。

“果然,朱其玲唤醒了你天生神的力量,看来你手中的力量并不难。” Moqianleng咧嘴一笑,看着挂在他左臂上的翅膀。 “永,你这次造成了很多麻烦.如果我死了,你可以自己生活。不要考虑复仇。

Wing的眉毛微微移动,仍陷入昏迷状态。

靛蓝的灵魂火焰飞得很快,像一把剑刺入天空,几次前世的灵魂力量释放出来,在千冷面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火焰,黑烟萦绕着淡淡的闪光。

像山一样的压力压着几个红瞳孔的人的心脏,使他们几乎无法呼吸。

“恶魔之火,这是他的恶魔之火!”上帝毫不费力地说,这股力量完全不同于以前狼妖的邪恶之火,在压力方面至少要强上百倍。

“看,黑火越来越大了!”红瞳直指天空,高喊着,冷冷的心,不省人事,他们在战斗中的经验,很自然地知道这项技术的力量又增加了。

事实上,黑火势越来越大,仿佛整个天空都被点燃了,很快就变成了一座小山,沉重地悬挂在所有人的头上。巨大的黑色火焰似乎承受着天空的重量,压在它下面的地球上。这三个冷酷无情的人一下子觉得自己重了十倍。他们的腰几乎直不起来。他们的肌肉被一股向下的急流使劲拉着,好像要深深地陷在他们下面的地里。地上的鹅卵石都钻进土里发出吱吱的响声。

“来吧,天皇,带我去看这个‘全世界的火焰’!”千冷兴奋地喊着,直冲黑火堆飞了起来,右手猛烈地挥了一下。黑火像一座神山,落在空中,压在三井顶上。

三京菜谱,金光灿烂,双手向前伸,巨大的牌匾前凝结,以雷鸣般的气势向黑火袭来。

一声巨响,三井和乾陵同时震惊了整个世界,两人都吐出一口鲜血。三个红瞳孔只感到鼓膜剧痛。有一段时间,没有声音,整个脑袋嗡嗡作响。

黑火和纳粹党还没有消失,双方都有巨大的冲力相互碰撞,都想吞下对方。这一次,两个坚持这项技术的人几乎为对方的生命而战,因为失败者很可能死于对方强大的技术之下。

战斗终于到了永恒的最后时刻。

钱冷终于忍痛了,在相持了一会儿之后,他忍不住吐了一口血。巨大的黑色火焰在铭文的金光下慢慢消散,不再像原来的力量那样强大。地面上冷血的三个人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。各种迹象表明,这三个城市的实力仍然稍好一些。

突然,三井的眼睛发出明亮的金色光芒。在他们身后,朱雀再次翱翔的景象出现了。巨大的纳粹党以一种包罗万象的方式稳步前进。黑火已经没有战斗力了。它同时退却和熄灭。

“荣,看来我们两个今天要死在这里了……”数千行哀悼。

“那是什么?”红学生们突然尖叫起来。

一把十英尺长的紫色光剑突然出现在三井背后,直刺三井的背后。参选的形象被这把可怕的剑击碎了,血从三井涌出,铭文也不见了。

[长期注册30天小说家课程]